欢迎来到思历史网!
历史人物 更多>>
近代人物 更多>>
外国人物 更多>>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问答> 正文 即时播报:

香菱的身世是怎样的?香菱身世之谜

来源:历史网2015-09-10 23:42 我要评论(0)字号: | | 浏览次数:

[导读] 问:香菱原叫甄英莲,出生于书香门第,5岁时被拐子拐走,13岁时被薛蟠强买为妾后暂住到贾府。香菱的身世是怎样的? 答:香菱身世之谜《红楼梦》里的香菱,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。第五回贾宝玉做梦,进了太虚幻境档案馆里看册子,香菱虽然名在金陵十二钗副册,但在宝玉眼中的次序,她是第三位,排在晴雯袭人和十二钗正册之间,承前起后。在作者心中,她的位置似乎要比那十二钗正

问:香菱原叫甄英莲,出生于书香门第,5岁时被拐子拐走,13岁时被薛蟠强买为妾后暂住到贾府。香菱的身世是怎样的?
答:香菱身世之谜《红楼梦》里的香菱,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物。第五回贾宝玉做梦,进了太虚幻境档案馆里看册子,香菱虽然名在金陵十二钗副册,但在宝玉眼中的次序,她是第三位,排在晴雯袭人和十二钗正册之间,承前起后。在作者心中,她的位置似乎要比那十二钗正册主子小姐还重要。  宝玉看了不解。便又掷了,又去开了副册厨门,拿起一本册来,揭开看时,只见画着一株桂花,下面有一池沼,其中水涸泥干,莲枯藕败,后面书云:“根并荷花一茎香,平生遭际实堪伤。自从两地生孤木,致使香魂返故乡。”  “自从两地生孤木”脂砚斋甲戍本侧批三字“拆字法”。学者们认为“一木两土”为“桂”字。曹雪芹原来的安排的情节,是夏金桂嫁到薛家后,香菱就悲惨地死去了。今本后四十回的情节,一般认为不是曹雪芹的原稿,不符合作者的原意。但图画上的内容恐怕有更多的寓意。  书中第七回描写香菱是这样出场的:  周瑞家的听说便转出东角门至东院,往梨香院来。刚至院门前,只见王夫人的丫鬟名金钏儿者,和一个才留了头的小女孩儿站在台阶坡上玩。……  ……  说着,周瑞家的拿了匣子,走出房门,见金钏仍在那里晒日阳儿呢。周瑞家的因问她道:“那香菱小丫头子,可就是常说临上京时买的,为她打人命官司的那个小丫头子?”金钏道:“可不就是。”正说着,只见香菱笑嘻嘻地走来。周瑞家的便拉了她的手,细细地看了一会,因向金钏儿笑道:“好个模样儿,竟有些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。”金钏儿笑道:“我也是这么说呢。”周瑞家的又问香菱:“你几岁投身到这里?”又问:“你父母今在何处?今年十几岁了?本处是那里人?”香菱听问,都摇头说:“不记得了。” 周瑞家的和金钏儿听了,倒反为叹息伤感了一回。

  (脂砚斋夹批:伤痛之极,必亦如此收住方妙,不然则又将作出香菱思乡一段文字矣)  这段文字看似闲文,却又像推背图似的给出一个谐音哑谜。“香菱”这个名字,书中总是同姓名含“金”的人在一起,白金钏,薛宝钗,黄金莺,夏金桂,她本姓甄,能组合成“真想金陵”等字。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,也是金陵老家的过来人,她看到香菱金钏,不由得想起金陵老家旧事,谙然神伤,以致叹息伤感。由此可知王熙凤的判词:“哭向金陵事更哀”也是“哭想金陵事更哀”,只是作者不敢那样写。  香菱身世如何?她本来是江南甄士隐的女儿,甄家原是乐善好施的书香门弟。书中第一回介绍说:“当日地陷东南,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(脂批:是金陵),有城曰阊门者,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。……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,倒是神仙一流人品。……只有一女,乳名唤作英莲,年方三岁。”  英莲的遭难纯属偶然,就是画中的“偶败”。正月十五正在在热闹红火之际,从家人霍启(祸起)手中丢失,英莲当时大概五六岁的样子,从此陷入了厄运。第四回门子对贾雨村说:“这一种拐子单管偷拐五六岁的儿女,到十一二岁,度其容貌,带至他乡转卖。……当日这英莲,我们天天哄她玩耍,虽隔了七八年,如今十二三岁的光景,……”  据资料,曹雪芹的爷爷曹寅,康熙间任江宁织造,时任苏州织造的李煦是曹寅的妻兄,曹頫的舅舅,两家是姻亲关系,“一损俱损一荣俱荣”。康熙年间,两家均因接驾数次花销惊人因而亏空了数额巨大的库银。雍正即位后,不认老子手上的亏空账进行追查,李煦因亏空公帑入狱抄家籍产,李煦的子女人口共二百多名,在苏州变卖,一年之久无人敢买,又被送往北京。后来经盐商们补款营救才放回十名妇孺,下余人口到崇文门“变价”处理。大约在雍正五年,李煦因给犯事王爷行贿问罪处斩,接着曹家也因藏匿财产而被革职抄家。曹頫的继任又在织造府旁查出违禁的镀金紫铜狮子一对,曹家罪上加罪。这时曹雪芹大约五岁左右,与香菱遭难的年岁相合。香菱与作者“祸起”同时,香菱的遭遇也是作者的遭遇。“莲枯藕败”大概谐音“连枯偶败”,暗指作者五六岁时,家中同李煦家连带获罪,曹家经历第一次巨变,家道衰落。  曹家第二次遭难,是在曹雪芹十三岁以后的少年时代,乾隆即位的头几年。这次打击使曹家一败涂地,财产散尽,人口离散,金陵老宅人去楼空。拐子说英莲十二三岁时,再次遭难。遇到冯渊(逢冤),被薛家打死,为薛蟠带入京城一事,书中写英莲为假,暗写曹雪芹的遭际为真。作者认为第二次被抄家是冤枉的,“逢冤待雪”。但曹家一直尚未获彻底平反,以致曹雪芹中年落到穷困潦倒的境地。  周瑞家说的香菱“竟有些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”是什么意思呢?这里主要不是说相貌,而是说两人的身世都有特殊之处。书中说秦氏是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,但脂批却说她是“家住江南本姓秦”,也是金陵隐事的过来人。香菱呢,在第一回里一僧一道对甄士隐说她是“有名无运累及爹娘之物。”接着和尚念了四句偈语:“惯养娇生笑你痴,菱花空对雪澌澌。好防佳节元宵后,便是烟消火灭时。”第二句一般解释为遇薛蟠也有点浅,“雪澌澌”当为“雪丝丝”,同第二十八回宝玉唱的“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”是一样意思,第十二回贾瑞照风月宝鉴,王熙凤在镜子反面竟然变成了骷髅,也是泛指青春易逝繁华如梦吧。还有“好防佳节元宵后”,主要也不是说胡芦庙中失火的事,而是预示第五十四回宁荣二府庆元宵后,两府度过暴风雨前的一段平静,到七十三回绣春囊事件爆发,接着是搜检大观园,赶司棋,撵晴雯,出芳官,逐四儿,主要人物的大变故接踵而至。

  秦氏是“十二花容色最新”(脂砚斋甲戍本第七回回前题诗),金陵十二正钗的压轴人物。香菱则是晴雯袭人等副册的压轴人物。香菱和秦氏是书中人物线索和结局的两面镜子和样本。  红学索隐,大家都是猜测而已。现在试图大胆假设一下,就是脂砚斋或许也是知情人,他把“姑苏”批为“是金陵”不足为据,是有意替作者打掩护隐瞒真象。估计书中甄士隐家写的就是写苏州李煦家,即曹雪芹舅爷爷的家,有人甚至说曹雪芹生在苏州。李煦与曹家第一次获罪时,有二百多名子女家人在苏州和北京被卖,不能排除有些人口为相契同僚赎买,有的私自投奔亲戚家藏匿,香菱或许就是其中之一。  那么,香菱就是李煦家的后人或丫头。乾隆时,她属先帝在位时罪犯的家口,不敢暴露真实身份,只好把真事隐去。当周瑞家的问她时,她只得摇头说“不记得了”。但老人们和作者知道真象,看见香菱就想起金陵旧事,“下面有一池沼”,说的就是曹李两家。“根并荷花一茎香”,两家是姻亲关系。“其中水涸泥干,莲枯藕败”,说曹李两家一时落败,人财两空,“连枯偶败”。“平生遭际实堪伤”,看到香菱,同病相怜,是作者的自况。

关键字:

责任编辑:

网友评论

已有条评论,共人参与

  • (发表评论需遵守规则,禁止发暴力色情内容!)
历史人物
历史人物查找
按首字母索引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按朝代:
Sitemap|关于我们|免责声明|版权声明|联系我们|常见问题 客服QQ:5988981黔ICP备15013109号